Story of Hand-made Mandala 1

Back to Gallery

"Benediction", 20*20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 2013
"Benediction", 20*20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 2013

「祝〈福〉」


2013年春節前,在我準備要畫曼陀羅時,男友突然告訴我『妳怎麼不把妳前年在德國畫的那種福字畫在曼陀羅上呢?然後我們可以在春節時去發這個〈福〉,人家看過妳的廣告後還可以把〈福〉貼門上,多用途呢。』


所以我便從福開始打稿,然後地球和舞者出現了,最後在四方畫上守護的天使。是否應景又有意義呢?

"In-Out Movement of Cell", 50*50cm canvas, oil paints, 2011
"In-Out Movement of Cell", 50*50cm canvas, oil paints, 2011

細胞的內外活動


帶團體時,有時我也會跟著學員一起玩顏色,置身在整體的流動裡。

純粹只是自由的塗抹隱約帶著核心與外圍的曼陀羅最基本結構最後呈現出這個結果,我也感到意外。 

一個活生生的細胞,內外都具有廣大的空間,交換、溝通、滋養等都透過細胞膜在進行著

 

When facilitating in the group, sometimes I also played with colors, been in the flow of the whole field. 

I was playing colors in a free painting process, with an orientation of core and periphery of a mandala. I am surprised how it appeared like this in the end. 

An alive cell, big space within and without, exchanging, communicating and nourishingitself& others through its membrane…

"Blessing from The Four Leaved Clover", 15*15cm sketch paper, color pencils, 2008
"Blessing from The Four Leaved Clover", 15*15cm sketch paper, color pencils, 2008

「幸運草的祝福」


教一群朋友畫曼陀羅時,偶爾也會在自己的小素描本上隨意玩著圓規、畫著鉛筆稿。


當時從一堆雜亂的鉛筆線條中,看到中心類似幸運草的圖形,剛好知道一位朋友要隨老公遷居大陸;心裡覺得很想祝福她,所以帶著祝福的心情繪製了這幅曼陀羅。


有趣的是,當時的內在感覺,經常出現綠色、金黃色、藍色,所以這幅曼陀羅也是以綠色和金黃色為主。


在畫中間的幸運草時,外圍還沒完全確定要怎麼畫;完成了一步,下一步如何做也自然出現,即使有時決定來的比較晚,但隨著等待,它總會出現。這幅畫畫到最後完成時,看起來真像一捧簡單的祈福花籃呢!?

"Celebration of The Colorful Life", 27*27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s
"Celebration of The Colorful Life", 27*27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s

「慶祝生命的繽紛」


它的誕生歷時很長,從中心一點一滴的生出來;在感覺不到下一步怎麼做時,我就停下來,給它時間發酵,讓它自己告訴我它想怎麼長。它最後長成這樣,對我而言也是滿驚奇的。

 

整個過程涵括了不只一個國家和屋子,最初是在朋友借我住的老房子裡,一個向陽的溫暖房間;中間歷經了德國旅居的日子;最後回到老屋新裝的同棟建築的頂樓。

 

畫面上的透明水珠是在慶祝的氣氛與心情下孕育的。繪畫時,德籍友人遞給我一杯紅酒,我那瘋狂的靈魂,在喝了一口之後,便把手伸進杯中、站到椅子上、撈出酒水撒在畫面上,歡喜的咯咯笑並扭動身體…這也成了它名字的起源—「慶祝生命的繽紛」。

 

它的顏色從最初的紫紅色,隨著時間的演變加重了咖啡色的成份。神奇的是 :不管最後上去的透明水彩怎麼塗,它都不被影響;也因為它,流水、草原與荷葉的元素依序誕生出來。而最後,它被賦予了透明感與光影變化,為整幅作品帶來了活潑與生氣。

"The Flow", 50*50cm watercolor paper, color pencils& water colors, 2009
"The Flow", 50*50cm watercolor paper, color pencils& water colors, 2009

「流」


曼陀羅撫慰了人的心靈,這點在創作這幅畫時我感覺最為明顯。

 

幾年前每每在大陸工作時,總是忙碌異常,工作需要我強烈的集中心力,因此休息之餘,若沒找到一個能滋潤自己的東西,便會有種被掏空了的枯竭感。所以每次去大陸,我總會隨身攜帶繪畫用具和或大或小的水彩紙。

 

創作開始的當時,我強烈地感覺想要畫圖、塗顏色,因此便玩起了鉛筆線條,最後玩出了中間小正方形的部份。


由於太喜歡這幾種顏色的組合與它的流動感,回台後,便用一張大水彩紙拼成一張大圖,繼續讓它更廣泛的流動出去。


最後要說,這幅畫就技術層面來說是完成了,但我心理上總覺得它還缺了什麼,因為還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才算完成,所以便暫時擱置著。這種情形在繪製曼陀羅的過程中是可能出現的,所以只是把我的想法和感覺跟大家分享。

"The Mystery", 54*54cm watercolor paper, ecolines& water colors, 2009 //「奧祕」 54*54 cm 插畫墨水、水彩、水彩紙 2009
"The Mystery", 54*54cm watercolor paper, ecolines& water colors, 2009 //「奧祕」 54*54 cm 插畫墨水、水彩、水彩紙 2009

「奧祕」


2009年底感情處於一種懸宕的狀態那種未明的感覺讓我非常不舒服。幸運的是剛好在團體中有機會潑灑顏料玩曼陀羅所以我便想好吧既然又愛又恨與其繼續不爽那就連結這些感受來創作看看之後會怎樣。

決定後連動作都誇大了起來爽爽的把藍色、紅色、黑色都順應著內在心情潑到了紙上呼吸深且強烈身體動作也大漸漸地這種發洩的感覺改變那種爽透著一股愉悅浮現出來。




這時候覺得想要把白色帶進來。


當白色加進去之後整個畫面自然輕盈了起細看畫面時居然發現好幾片羽毛感覺真像天使的陪伴一樣心情愉快的不得了內在空間也變得很大。


一開始玩顏色前還開玩笑說要把這幅畫命名為「愛與恨」這時候已經變成了「愛與空間」。後來中心畫了一個大大的圓本以為會把它畫成一輪圓月誰知它變成太極的陰陽圖形。


陰與陽感覺與月亮的陰晴圓缺滿搭配所以就用這些不同形式的月亮形成了曼陀羅的外框。

最後的最後這幅畫說它想叫「奧祕」。

"The Universe", 100*100cm canvas, Acrylics, 2008
"The Universe", 100*100cm canvas, Acrylics, 2008

宇宙


在創作它之前,曼陀羅的繪製多半是一種能量的自然呈現,一種與自己認識的過程。然而,2008年時突然有了一個機會,以近乎室內或平面設計的方式,為一家塔羅解讀工作室繪製一幅量身訂做的曼陀羅。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項創舉。

 



與訂製者見面,看場地,了解她們的需要...,再將她們提供的十二幅神祕圖形做運用的考量。

 



曾經問過一位美籍通靈者:我喜歡畫曼陀羅,它也可以為我換取生活所需嗎?(當時我總想,若能用我的興趣賺錢,應該是美極了的一件事)她看了我一會兒,告訴我說:你可以調頻融入對方,因應對方的能量,繪製能夠支持他的曼陀羅...


當時我還存疑呢,只想過可不可能販賣我已畫好的作品....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然而,距離解讀當年的兩年後,這件事發生了。嘿~只能再次感嘆,生命真的很奇妙。

"Luminous Bodies", 20*20cm watercolor paper, sign pen, 2013
"Luminous Bodies", 20*20cm watercolor paper, sign pen, 2013

光體


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一直想嘗試只用黑白來創作曼陀羅,拖得久了,有時不免忘記這個想望。突然有一天的午後,筋對了,就拿出工具開始了這個黑白遊戲

 

有時不怎麼容易,畫面的處理不是決定顏色或處理立體感而已;不過整體而言挺有趣的,儘管過程中,有時會想念顏色

 

黑與白,光與案的對比。所以後來我決定將不同的光體運用進去,這也讓這幅作品的名稱顯現。

 

I had been thinking to try a black-white mandala for a long time. With postponement, sometimes I even forgot I wanted to do it. In a leisure afternoon, suddenly thought of it. Then I started to PLAY~

It’s not easy sometimes. While dealing with the whole picture it’s not just about deciding which color to use or about making it dimensional… Although I MISSed colors sometimes, it’s still an interesting act.

Black & white, the contrast of light & darkness. So eventually I decided to use different illuminous bodies. The name also appeared.

"Cells Colony", 50*50cm canvas, oil paints, 2012
"Cells Colony", 50*50cm canvas, oil paints, 2012

細胞群


另一幅在團體中玩出來的作品,一樣對於它的出現驚奇。怎麼只是亂塗亂抹,就出現這種細胞感這麼強的影像來?!


跟我修持的身心學、體現學靜心有關?不知~也可能不重要。


因為它看起來很像ㄧ群細胞形成的一個社群,所以我便這麼命名啦。

"The Cell", 80*80cm canvas, acrylics, 2009
"The Cell", 80*80cm canvas, acrylics, 2009

「細胞」The cell

我們都知道,最初我們是由一顆細胞所構成的。據說那顆細胞在開始律動與生長之前,是一片寂靜、靜止不動的空間。

這顆細胞蘊含著無限的智慧,所以它生成了一個完整的身體。

它有細胞核、細胞膜,以及兩者間的空間。細胞膜是具有滲透性的,它可以決定讓養分進來,無法滋養的便阻擋在外面,而毒素也能透過它而對外排出,細胞與細胞之間的組織間液則負責傳遞、或訊息交換的工作。

若說我們整個人是一顆大細胞的話,皮膚就是我們的包膜。有一次當我把焦點放在皮膚向內面對血液的那面時,一瞬間整個人就沈入了深層、廣大的內在。整個身體朝四面八方在呼吸著。突然間,看到了這幅影像。

中心光亮無比,有一個靜止不動的部份,好像是那微小化的身體,就以我當時嬰兒式(細胞式)的動作存在。中心之外是一片廣大、寂靜、生動的空間;最外面,則是一個出入頻繁的薄膜,好像一個忙碌的市集,正在進行熱絡的交易;而薄膜外面,如同色彩所呈現的,是個多采多姿的世界。

細胞的智慧…奧祕,且令人放心,它提醒了我們健康的源頭,似乎只要連結它,便能自然地回到那裡。

"Impression of Trees", 37*37cm art paper, mix medias, 2001
"Impression of Trees", 37*37cm art paper, mix medias, 2001

樹的印象


多年前居住在台中的六樓公寓時,心裡強烈的渴望著樹,雖然每天出入都會看到建物旁的幾棵大樹,或臨近街道的行道樹,但那種感覺仍然很強烈,好像饑渴無法被滿足一樣。於是我就想:「把這種心情抒發出來好了」。




所以這幅曼陀羅出現了!周圍的金色點邊框是最後加上的。曾經覺得不想要外框的,沒想到幾年後再來看,卻覺得加了它的感覺更好、更完整。


曼陀羅其實沒有什麼絕對的對與錯,一切依當下的內在感覺而定,個人覺得對了,就對了;同一個畫者,同一幅作品,不同時期來創作它,可能有不同的呈現。這便是它獨特的地方。生命繼續流動著,人也在不斷變化,而曼陀羅便回應一個人心靈的轉變。

"Viva, The Life", 80*80cm canvas, oil painting sticks& collage, 2010
"Viva, The Life", 80*80cm canvas, oil painting sticks& collage, 2010

大自然的禮讚


達蘭莎拉是個奇特的地方,它示現了藏人文化與印度文化的和諧共處;而藏人獨特的色彩運用與曼陀羅繪畫藝術,影響著許多人,包括我。

畫展前,我在印度達賴喇嘛所在的那一區待了將近兩週,街上有許多家販賣唐卡藝術的店,即便是遠離村子的小路上也有賣畫的小販,視覺所及,經常可見曼陀羅;以致於離開前回到德里的飯店,在規劃展覽想要分享的圖面時,就出現了好幾幅類似這樣構圖的曼陀羅(中間有開口,象徵門的一種表現方式)。

這幅畫主要想表現對於地球的愛,以及環境與我們的關係。畢竟,地球是滋養我們生命的泉源呢。

(嗯~其實,油畫棒無法表現細膩的部份,加上顏色選擇不多,所以這幅畫在我心裡算未完成作品;請原諒翻拍的光線形成的光折射,暫且把它當作一種表現方式的草稿,好嗎?)

"Goan Beach", 25*25cm drawing paper, color pencils, 2005
"Goan Beach", 25*25cm drawing paper, color pencils, 2005

果阿海灘


只有一本素描紙、一盒彩色鉛筆,沒有圓規、沒有尺,又居住在鳥不生蛋的印度海邊這時超想畫曼陀羅怎麼辦?


哈哈,辦法是人想出來的。跑到廚房,找了大大小小的盤子、不同尺寸的瓶蓋,就這樣,稍微折一下紙,找到圓心、劃分了等分,所有能借助的輔助工具都用上了,批哩趴啦,加上萬能的雙手,底稿完成了。


畫這幅作品時,人在印度海邊幫朋友坐月子,閒暇時會跑到沙灘散步,很自然的,所處環境的印象便出現在畫面上。


What would you do? When you feltto make a mandala so much, but you only have a sketch book, a box of color pencils, no compasses& ruler?

Ha, man is creative & flexible! I went to the kitchen, found all the different sizes of dishes and lids of bottles. And then fold the paper to find the center point and divide the paper evenly. Using all the possible substitutions I could find, PLUS the most creative hands and the enthusiasm, the draft was done~!

When I painted this mandala, I was in India, helping, cooking for my friend in her 1st month of being a new mother. I went for a walk on the beach very often when I had leisure time. So naturally, the environment I was in appeared on the paper.

"Whirling",23*23cm bristol board, color pencils, 1999
"Whirling",23*23cm bristol board, color pencils, 1999

旋轉


1999年夏,第一次探訪奧修在印度的普那社區,也第一次接觸了曼陀羅彩繪。


當時極愛旋轉,幾乎每天早上參加,然後在用過餐之後,端杯印度奶茶到曼陀羅彩繪工作室報到。一天裡總有兩三個小時用彩色鉛筆塗塗抹抹,沒有多想著要畫什麼,自然想拿什麼顏色就用什麼顏色,線條也是隨意的。


而當時經常遇見的,就是那個總想要超前的頭腦,想趕快完成看到成品;因此總會面臨一股熟悉的挫折感、或是忘了呼吸。這時通常會停下來喝喝奶茶,看看別人的畫、看看周遭的景致、或出去走一走,調整後再繼續。


這樣單純的時光,前前後後持續了大約一個月,到了最後完成之際,把各個層次的立體感加強後,才發現「哇~我的曼陀羅在旋轉!」

"The Blossoming Life in Danshui", 15*15cm sketch paper, color pencils, 2007
"The Blossoming Life in Danshui", 15*15cm sketch paper, color pencils, 2007

淡水如花般綻放的生活


淡水河帶給了我許許多多,或走或騎著腳踏車在河畔時,總能帶給我一種詩情畫意的感覺,這對於我內在的藝術家是很滋養的。


當時這種閒晃經常以星巴克作為休憩站。這幅畫便是想要表達這份心情,帶著簡要畫具,坐在星巴克一樓平台打的底稿,同時也渡過了一些上色的時光。


生活的美好,讓我的心鼓的滿滿的,洋溢著詩意與對生命的讚嘆,這些心情自然而然透過曼陀羅而流瀉出來。

"The Play of Geometry", 37*37cm art paper, oil pens & color pencils, 2010
"The Play of Geometry", 37*37cm art paper, oil pens & color pencils, 2010

 

「幾何樂、樂幾何」"The Play of Geometry"

 

我個人其實不是很喜歡以幾何與直線來構成曼陀羅,但是,我發現還滿多的創作者喜歡這樣來構圖的。由於六月份的展覽我想分享的是比較多樣的創作方式,因此便試著做了這幅畫。

儘管只是為了提供另一種可能性,但在畫它的同時居然還滿開心的,有種小孩子得到了新玩具的新奇感。所以,這更讓我覺得,人不應該太為自己設限了,即使不是很喜歡的事,帶著新奇、嘗試的心情去做它,也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The Garden, 40*40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s, 2012
The Garden, 40*40cm watercolor paper, mix medias, 2012

「花園」The Garden


又是突發奇想、想要更自由的玩曼陀羅的時候;另外也是想試試新玩具:彩色自來水水彩筆。

玩來玩去,玩成了一片花園…由於那幾朵不同的"圓"花。

粉彩製作的綠草地,在完成階段的精細化過程裡被“鋤草”了…綠變得沒那麼的綠….(相信玩過粉彩的會感同身受,未上固色劑之前隨便一抹,顏色就跑到妳身上了…)儘管後來加深了它,拍照的關係,看起來還是淡淡的。那~就把它當成草除的很乾淨的整潔花園啦。

新消息News

 

2016, 08,12~ 08,14

台灣屏東新綠洲靜心遊藝空間
曼陀羅創意彩繪〉工作坊
3 days mandala painting workshop in New Oasis, Taiwan

@+886 (0) 975303835